Lennnnnnn慕

咸。废。

 

「太敦」 travel alone(刀向

*太敦交往设定(虽然感觉没什么用
*很久之前看到过一个国产的视频,感触挺深的…想试着写一写。有改动。


等中岛敦醒来的时候,他已经在火车上睡着了,枕着一旁名为太宰治的男人的肩膀。

他没有什么关于出门旅行或是什么任务的记忆,莫名其妙的就坐上了这辆安静的车厢内。车窗玻璃外是山,富有生机,正是春天的景象。也许是春游吧,中岛敦这么猜测着继续望着窗外。

"原来敦君已经醒了啊。"身旁的男人发现肩膀上熟睡的人醒来的动静,合上那本不知名的书籍收了起来。"太宰先生,我们要去哪里?"中岛敦点点头,伸出手指了指窗外。原本随处可见的山峰转瞬间消失了,只剩下沙漠。这火车速度从窗外看来,很慢,就像为专门观景准备的一样,却这么短时间内能看到沙漠,想必和速度没关系,这到底是哪?中岛敦想了想,不由得有些惊讶和害怕。"去旅行哦。"对方但是一脸愉快没想太多。中岛敦巴不得直接一巴掌用力拍到玻璃上让人注意到不对劲,可太宰治抬眸看了他手指的方向后却装做没看见继续闭目养神。

"敦君,无聊的话来聊聊天吗?"

"嗯?"少年应许的点点头。

"敦君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我吗。"男人伸手指了自己的脸。

"当然记得啊。任谁看到河里莫名其妙出现一个自杀的男人都会印象深刻吧。"中岛敦顿了顿接着说。"还有茶泡饭,虽然是国木田先生付的钱。"

太宰治笑了几声。"为什么是自杀和茶泡饭而不是对我啊。"他装作不满的样子。

"不、不是的。先生其实很温柔,在成为侦探社一员后越来越感受到了。"

"本来敦君和我一起旅行就已经很开心了,可是听到敦君这么说更开心啊。"语气掩盖不住的喜悦,可却有种很难堪的感觉。

"哈哈先生这么说很奇怪呢。"

中岛敦还没有听到对方有趣的答复,只是听到人自言自语般的"到了。"到了?还没来得及疑问就被提着衣服领子提了起来。正是那个被说做温柔的人。看起来有些瘦弱的人力气究竟有多大他总是领略到了。"太宰先生!请放我下来!"太宰治忽略掉了人的话,提着走到了火车门的面前。

火车的门如同迎合那样打开了。

中岛敦看了眼外面,还没到站,还只是到半山腰上。"太宰先生…?"少年小心翼翼地问,即使费力挣扎也始终保持着这种被提着的状态。

被扔下了。少年的求生意识使他牢牢地抓住铁门。"先生…不是说是旅行吗。"

太宰治毫不留情一脚朝人手处踢去。

"抱歉啦。这次不想带着你。"

坠落。

坠落。

醒。

满是嘈杂的汽车鸣笛声,人声鼎沸,刺眼的手电光在他的正上方。铁锈味充斥着他的鼻腔。本想活动下双臂试着起身,却被压在废墟下动弹不得。

"这里…还有两人!"伴随着一个陌生人的惊呼,更多的人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被抬上了担架,背部严重的痛感,想必可能是由于什么事骨折了。不远处的女记者对着摄像机播报着类似于"车祸""一人死亡"的字眼。

中岛敦睁着眼睛望着天空,回想着昏迷之前的事,还有车祸前冲到自己面前保护自己的太宰先生。抬着担架的一名医生见人这副模样,思考很久后只能悲伤的低声对他说节哀。

眼泪止不住了。中岛敦尽量忍住哭出来的抽泣声仍是直愣愣的望着。

他觉得自己哭的很惨,就像火车站台上望着远走的火车上去旅行的爱人,临走前虽说着安慰的话语,不舍和难过扑面而来,可又为了不在大庭广众下落得难堪的景象,泪水也是如此安静。

哭的更惨也说不定,他一个人的旅行,终究还没有带回纪念品,没有带回风景照,没有拥抱和亲吻,甚至他自己也没有回来。

☆想要有文力 文笔超好,然后码好多好多的粮割好多好多腿肉——总会不冷的qvq。啊还是做梦好了。



评论(7)
热度(33)
 

© Lennnnnnn慕 | Powered by LOFTER